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云南的古镇那么多,为何偏偏就独爱这一座?

2022-09-14 08:43:02 612

摘要:因为摄影的原因,五年时间“神雕侠侣”一蕊和小强去了八次大理,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而每一次大理行的首站,永远会选在喜洲,它没有大理古城的热闹,双廊的喧嚣,多的是大隐于市的安逸。老舍先生曾经写过:“喜洲镇是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

因为摄影的原因,五年时间“神雕侠侣”一蕊和小强去了八次大理,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而每一次大理行的首站,永远会选在喜洲,它没有大理古城的热闹,双廊的喧嚣,多的是大隐于市的安逸。

老舍先生曾经写过:“喜洲镇是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的剑桥,街旁到处流着活水;一出门便可洗菜洗衣,而污浊立刻随流而逝。街道很整齐,商店很多,有图书馆,馆前立着大理石的牌坊,字是贴金的!有警察局,有像王宫似的深宅大院,都是雕梁画栋。有许多祠堂,也都金碧辉煌。不到一里,便是洱海,不到五六里便是高山。山水之间有这样一座市镇,真是世外桃源啊!”

初读文章,只觉天方夜谭,一座古镇竟然被老舍先生与剑桥大学相提并论?一个无知少年奋斗多年,终于去了一趟剑桥大学,焕然大悟。

喜洲虽不像剑桥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那般庄严肃穆宏伟高贵,但在同一个时代,中国西部云贵高原的大山深处,能兴起着这样一座古朴典雅的城池,同样伟大!

喜洲目前拥有明、清、民国以及当代各个时期各具特色的上百院白族民。

完美的建筑结构,规划巧妙合理,庄重雄浑而又不失轻巧灵透,古朴典雅而又不乏自由洒脱的美感,难怪能赢的老舍先生的赞叹!

从气派的正义门入古镇,可以看到翻新后的戏台、拱桥和千年的榕树,屋檐上精雕细琢着各色图案,彰显白族工匠的匠心独运。

正义门后的古戏台最近几年才翻新过,戏台不仅仅是中国建筑中的一个形式,更是一种文化的展现,从金代三面观的戏台就逐渐定型,明清时代就遍布各个城镇乡村了,戏台像是当地人民的生活缩影。

广场上翻新后修的桥和旧时保留下来的楼,新旧碰撞,时刻彰显时代变迁的缩影。

“古树能挡风避雨,好遮阴乘凉……” 几乎每一个古镇都有一个关于古树的传说,每个村落的古树都是标志性的地标,历经岁月的风霜雨雪,郁郁苍翠、参天挺拔。

而喜洲这颗古树特别大!那苍天的古榕树上栖息着百余只白鹭,从树下经过要特别迅速,随时担心挂彩。

喜洲自古就是洱海西岸白族政治、经济、文化集中的重镇,有悠久的经商历史,是白族工商业发展的摇篮。

清光绪年间,形成了驰名三迤的喜洲商帮;孕育了以“ 严、董、尹、杨”四大家为首和“八中家”、“十二小家” 的民族资本家。

目前我们看的很多国产电视剧里,明清时代的古宅家族传奇剧大都是有原型的。

喜洲作为大理白族文化的发祥地,随处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浓厚的文化氛围,我们曾在古镇的古董店里发现一块清代的“进士”牌匾,特别的喜欢,无奈要加太高,没能成交。

在喜洲和周边的古董店里,认真鉴别,或许能淘到真正的“旧货”。

喜洲镇上至今依旧保持着毛笔字手写的布告和各种对联。

仔细观察,这些字行书遒劲自然,朴拙或秀巧,方刚或圆柔,含蓄或张扬,体现书写者的性格;使用电脑手机多年未提笔写真的我们,能力严重退化,惭愧。

游览古镇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细节,古镇多数人家门口都贴着纸质的“标签”,

乡评:慈惠、忠檏、勤檏等等...

后来跟老乡打听,这乡评就好比城市里的五好家庭,但它更具体,更有人情味,让人忍不住想了解每个字背后的故事。

沿着立体的街巷网路,深入古镇腹地,那些巷子末端的院落,成为我们搜寻的节点,喜洲古镇留存了很多以姓氏命名传承至今的古宅,如今有些成为博物馆,有些成为商店和学院。

大部分依旧可以居住,参观付费成为大家默认的规矩,这点我很理解,每天一批又一批的好奇宝宝不停跑人家屋里东瞅西瞅确实很影响生活。

白族民居大都是下图这样封闭式的外观, 这种源于秦汉时代的廊院式住宅,经隋唐的演变,到宋代已成定式,门口住着自家的“保安”,里屋才是主人住的地方庭院。

白族民居一般分为“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一进两院”、“一进四院”等样式。

几乎每家的庭院中都种植着花卉,错落有致,争妍斗艳,应了老舍先生笔下所写的“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

建议主动付费并在征得主人的同意的前提下拍摄;而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坐下来跟那些留守的老人们唠唠嗑,你会知道很多关于古宅的故事。

房东说其实老院落的维修成本比新建高的多,当地人当然希望住上新房有更良好的生活条件,于是拆旧盖新曾经一度风靡,政府和游客就不乐意啦!有特色的旧居都拆完了,还能看什么?

好在很多人逐渐意识到保留传统会更有价值,或许迁出去居住,或者改旧院为民宿,或者出售手工艺品用于参观等等,解决途径多了,自然这些老家伙就保留下来了。

一个白族的阿婆跟我们聊天,说自打她扎辫记事,到如今一头银丝,最终都没能走出这个院子,年轻时也曾出门闯荡,几十年后膝下子孙围绕,始终住不惯楼房,落叶归根。

现在就喜欢坐在院里享受每天那几小时的日光浴的日子。

家不论新旧、不言好坏,在中国人心中就是那一片四方的天地。

除了戏台,喜洲古镇上还有很多标志性的建筑,比如古镇东边一个十字路口上这栋弧形外观的圆角楼。

听本地人说,这栋楼还曾经作为解放军的医院使用,如今这里成了地标和拍摄圣地,它像一个时代的象征,是现代与过去紧密联系纽带,也是当地人的交通和生活中心。

还有一家手工纺织店,可以参与体验纺织的乐趣,了解纺织技术,工艺等;而喜洲刺绣属于蜀绣的变通,传入喜洲有五百年历史,一幅上好的手工刺绣需要上百天才能完成。

喜洲的标志建筑中,我们最喜欢的是喜林苑,这座被称为杨家苑的大宅(原著名喜洲商帮中杨品相老先生的府第)现在是喜洲古镇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由来自美国的林登夫妇一手创办的,两口子在亚洲游历20多年,最终选择喜洲,足见这里魅力之大。

喜林苑内部公共区域可以参观,而最适合拍照的是外部的黄墙,我和小强几年前拍的标志性动作,目前已经成为很多游客拍到此一游的参考。

喜洲有时像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有时又像一位市井的老太,每条街道每个院落,门口看一种感觉,走进去又是另一番天地,让我们探索其中,乐此不疲。

最适合逛古镇的时间是日出后2小时或日落前2小时,若是天气好出太阳,这段时间也是最佳拍摄光线。

每次游走在古镇,发现喜洲的居民们都挺热情好客,至少对于我们这样笑容灿烂又有礼貌的游客,运气好时还会遇见主人家邀请吃喜宴!

融入当地的方式还有很多,比如请小强去比他年龄还大的理发店剃个寸头!

这家理发店是我们14年在这里拍照时发现的,从此之后每年都会来照顾店主一位70多岁老太太的生意。

老太太佛系经营,天气不好不开,串亲戚一走就半个月,奶奶说这家店开了三十多四十年,这生意做够了。

年纪大了,难免有点眼花,手可能也有点抖,作为一个生日礼物,剪完小强就崩溃了,于是顶着这凹凸不平的发型被我嘲笑了半个月。

不过这样有岁月感的小店,一瞬间让我们回到了小时候用开水壶洗头,用噪音超大的吹风烘干,用毛刷子在脖子上来回摩擦的时代,满满回忆。

每天午餐后是喜洲街上人最少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午睡去啦,就连猫猫狗狗也卷缩在斑驳的阳光下,打着盹。

古镇上很多酒店都是白族旧居改造而成,我很珍惜那些在庭院里度过的闲散时光,就连偶然落下的一米阳光有时都会让人心花路放。

淡泊了心境,将所有的纷杂琐事通通抛诸脑后,享受一刻的静谧,这大概就是住在此地的奥义吧!

来过好多次跟当地人聊天就觉得大家心态很平和,与世无争的处事态度,这或许也是因为喜洲的佛教发达,古镇里的寺庙几乎每天都有香火,偶尔也会遇见成群结队的白族人民在祈福。

有学者说:喜洲它承载了生活在苍山洱海间白族人民的伦理学、民俗学、建筑学、和生活艺术,是历史的缩影,成为凝固于是时间之河的一叶扁舟。

喜洲是大理目前保留最完整的白族民居聚集地,也是普通人最容易且轻松了解白族文化的方式。

喜洲的夜也比大理古镇和双廊来的更早,当太阳落入苍山身后,华灯初上,整个古镇瞬间沉静下来,很多商店关门闭户,没有喧嚣的酒吧也没有熙熙攘攘的游客,有时寂静能让人更好的思考和安静的阅读,或是跟至亲面对面的畅谈。

你说这是老年人的生活,可我们逃离城市不就是想要寻找这一份难得的清静吗?

【喜洲游览指南】

1.交通指南:

自驾,可直接导航喜洲古镇,古镇内部不能开车,可以将车停在古镇外的正规停车场内。

公共交通,可在大理古城外搭乘从古城到喜洲的交通车或私家车,半小时车程。

2.喜洲古镇游览时间建议在1-2天比较合适,可以深度游览古镇中各种老宅和周边靠近洱海的公园。

3.喜洲古镇内需取门票的景点是严家大院,除此之外的私人院落有些会象征性收取一些费用。

4.喜洲古镇建筑有特色,特别适合拍照,大家前往古镇可以提前准备好合适的服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